October 18, 2020

弃当律师,到教会实习,我疯了吗?

Jeffri Chiam

9分钟阅读
stop collecting shells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於 是 叫 众 人 和 门 徒 来 , 对 他 们 说 : 若 有 人 要 跟 从 我 , 就 当 舍 己 , 背 起 他 的 十 字 架 来 跟 从 我 。因 为 , 凡 要 救 自 己 生 命 的 , 必 丧 掉 生 命 ; 凡 为 我 和 福 音 丧 掉 生 命 的 , 必 救 了 生 命 。人 就 是 赚 得 全 世 界 , 赔 上 自 己 的 生 命 , 有 甚 麽 益 处 呢 ?人 还 能 拿 甚 麽 换 生 命 呢 ?凡 在 这 淫 乱 罪 恶 的 世 代 , 把 我 和 我 的 道 当 作 可 耻 的 , 人 子 在 他 父 的 荣 耀 里 , 同 圣 天 使 降 临 的 时 候 , 也 要 把 那 人 当 作 可 耻 的 。


~ 馬 可 福 音 8:34-38

“你那么会顶嘴,长大不做律师,就浪费了!”

我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小孩。父母、老师说我一句,我必定誓死反驳十句。周围很多人都会对我说:“你那么会顶嘴,长大不做律师,就浪费了!”,觉得我日后不做律师,真的太浪费了!老实说,我自己也对法律和公义深感兴趣。所以,在发现自己的篮球天赋和能力,不可能成为NBA职业选手后(儿时妄想),我唯一的志愿,就是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

而感谢神,让我顺利拿到了奖学金,完成了我的法律学习,考到了律师执照。4年的法律学习,每一刻都让我觉得很充实。法律,带给我远大抱负,让我也想要为社会做点什么。毕业后,我顺利成为了执业律师,也加入了我心仪的律所。在律所里,我有自由的空间发挥所长,有彼此扶持的团队,有慷慨贴心的老板。不像周围的朋友,我在工作时间、新资酬劳方面,都受到公平的待遇。在短短几年,老板也带我们去了日本、韩国、澳洲等国家旅行(全程5星级待遇)。

儿时,那远在天边的梦想,如今就近在眼前了…

“你有教导圣经的恩赐,何不考虑全职福音事工?”

在律所的那5年里,我也没有因为工作,而牺牲我在教会的服事。我依旧固定参与聚会、小组、课程。与此同时,我也教导儿童主日学、带领小组。看到周围很多基督徒(尤其刚入行的),常常因为工作,让他们对于服事,心有余而力不足。让我发现自己,可以在工作和教会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入行后,我一直享受过着这样的 ‘基督徒兼律师’ 的生活。不过,我的牧者和教会成员,时不时都会问我:“你有教导圣经的恩赐,何不考虑全职福音事工?”

对于他们这样的邀请,我都是断然拒绝的(有时甚至觉得烦人)。我心想:“我在职场和教会中,都在为神服事,为什么要放弃法律呢?法律和福音,我一直都能鱼与熊掌地兼得啊… ”

通过法律,我能为社会公义贡献,能在职场为福音作见证,又能有丰厚的酬劳(支持教会也自给自足)。所以,对于全职服事的建议,我的答复都一致是(加上礼貌婉拒的微笑):“不好意思,我目前没有这种意愿 ”

“医生,我不再惧怕死亡

之后,我就很顺便地把全职抛在脑后。可是,在继续带领小组的过程中,我慢慢发现到神话语的大能,认识到福音如何改变人心…

我的小组成员们,逐渐把他们的信心,从虚无缥缈的物质追求上,转移到那唯一有永恒价值的福音上。对福音的渴慕,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让他们追求讨神喜悦的圣洁生活。

我恍然大悟,福音的能力,是何等的伟大啊!

唯有福音,才能改变人心,让人归向神。这是再完善的法律,再出色的律师,都做不到的事

2016年下半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淚点。那时,我牧师刚信主不久的岳母,正在经历末期的病痛…

为了帮助牧师一家,巩固他岳母对福音的信靠,我们几个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翻译了同样经历着末期肺癌的基督徒作家所写的书 《超过治愈的希望》 (Hope Beyond Cure, David McDonald),让牧师一家在病床边,念给她听。在短短几个月内,神让牧师的岳母,从不信到信,从信到确信,从确信到渴慕福音。在病危接受治疗时,她甚至对医生说,她不再惧怕死亡,因为她知道她的救主耶稣,正准备迎接她进入天国

陪伴人面对死亡,给我上了宝贵、震憾的一课!死亡,终究会为一切的荣华富贵、关系享乐、健康自由,无情地画上句点。牧师的岳母让我看到,在死亡面前,唯有对耶稣的信靠,对永生的确信,才是最重要的

我开始质疑自己,我想在福音和法律之间,服事与安逸之间,这种鱼与熊掌都兼得的态度。如果福音真的是所有人,在死亡面前,唯一的救赎、盼望、安慰;如果神真的让我有恩赐和资源,能为福音贡献,为什么我不愿意考虑,为福音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呢?

“不要再捡贝壳了”

正当我开始反思自己人生的方向时,我听到了一篇从此改变我人生的讲道。

那天,我正在诊所做身体检查…在等候时,我便听起了约翰。派博的讲道:《不要浪费你的生命》。讲道的总结挑战了我: 很多人都在浪费生命,追求和享受世俗的梦想。很多人都想要提早退休,在海边过着逍遥快活、天天捡‘贝壳 ’的日子。但是,在你生命的最后一章,当你站立在创造世界的主面前时,你为你所做的交账:“主啊,请看,这是我的收藏的贝壳!”

听完了讲道,我坐在诊所的椅子上,潸然泪下。原来,我一直在捡贝壳。我双手拿着满满的贝壳,也不舍得放弃眼前满满的贝壳。我追求财务自由、受人尊敬、生活安逸等等的贝壳。

我虽然看到福音的大能,看到这世界的迫切需要,看到神赐给我的救赎,和各样的祝福,我只愿意拿出我一点点的时间和精力来回报神。因为,我要用我所有的资源,和世界一起去捡贝壳。

那一天,我本来是要做身体检查的,神却为我做了一个透彻的心灵检查。让我意识到我一直逃避的属灵症状,让我看清我不能在这样继续捡贝壳了。我必须要停止浪费我的生命,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再捡贝壳了 ”。因为有一天,我需要在神面前,向神交账。我需要为神通过耶稣基督赐给我的救赎,和各样属灵的福气,一五一十地向神交代,我是否真的以感恩回应耶稣基督的福音。

那一刻,让我开始考虑全职教导福音的事工,让我鼓起勇气策划这2年的全职实习。

你也在捡贝壳吗?

全职服事快要2年了。虽然过程一点也不容易,有很多时候甚至比做律师还艰难,但是感谢神,一点一点地让我放下贝壳,抓紧那永恒荣耀的福音。

法律,最多只能为人带来短暂的公义和自由;唯有福音,才能带人进入那永恒公义和自由的国度。律师,最多能为我带来这几十年的安逸生活;唯有福音,才能应许我永远丰盛、荣耀、富足的生命!

你呢?你是不是也在费尽心思地在捡着贝壳呢?

我知道,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应该全职做教导福音的工作,因为我们大家的情况和恩赐都有所不同。当然,也不只有做全职,才算是为福音付出。

但是,耶稣拯救我们不是要让我们逍遥自在地捡贝壳,而是要我们全职地背起我们的十字架,以福音为中心、以福音为目标,每一秒都为福音而活。无论你是律师、医生、老师、公司员工、家庭主妇、学生,此刻让我鼓励你,扪心自问:

在你生命的最后一章,当你站立在创造世界的主面前时,你为你所做的交账时…你能够像保罗一样,毫不羞愧地对神说:

“然而,以前对我有益的事,现在因基督的缘故,我已经把这些事看做是损失。不但如此,我甚至把一切都看做是损失,因为我把认识我主基督耶稣看为是至高无上的。我为基督耶稣损失了一切,而且把一切都看做是粪土,为要赢得基督,”


~ 腓立比書 3:7-8

如果不能,祈求神继续为我们做心灵检查,让我们不要再逃避我们的属灵症状。让神剥开我们满身的贝壳,造就我们成为全心全意爱祂、荣耀祂的荣耀器皿!

为福音舍弃一切,一点都不傻,也不疯。

得到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和永生),才真的不值!

本文的早期版本已发布在作者博客 ,并在获得作者许可的情况下重新发布。

Get article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Sign up for our mailing list here.

Follow us on:

Jeffri Chiam(杰辉) 在王道堂(吉隆坡教会)全职服事。在开始这段精彩的福音事工旅程之前,杰辉曾是个律师。惠敏是杰辉的妻子,他们二人都委身于马来西亚的中文教会事工。他们现阶段正为着杰辉在悉尼传教士与圣经学院的道学硕士做准备。 杰辉也是'福音语Jef'的创始人,这是一个期盼能促使基督徒对福音有更深的确信并对神有更深的渴慕的中文基督教网站和面子书页面。

Related Articles

Pragmatism and Church Growth: Why It is Bad

In the late 19th and early 20th centuries, a new school of philosophy emerged called ‘pragmatism’. This school of philosophy taught that the truthfulness of any idea or concept is based on its utility rather than on objective truth. Pragmatism often asks ‘What works?’ rather than ‘What is right to do?’...

Wilston Trin
“You quit law to become a church intern? Are you crazy?”
stop collecting shells

Whenever people asked "You're gifted in Bible teaching, why not consider full-time gospel ministry?" I would quickly dismiss it (and at times even felt annoyed). I thought, “I’ve been serving God in the marketplace and in church. Why should I give up being a lawyer? I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s!”

Jeffri Chiam
The Hyper-grace of Joseph Prince: A Review of ‘Destined to Reign’
The Hyper-grace of Joseph Prince: A Review of ‘Destined to Reign’

Joseph Prince is a charismatic pastor of a very large church in Singapore. He has written a number of popular books, but it is his emphasis on what is called ‘hypergrace’ that is raising quite a deal of discussion in Asia. His key book is entitled Destined to Reign...

Paul Barker